第十九章 受傷的人 他們繞著峭壁走。 也沒有其他的選擇,他們順著路,走在沿著峭壁劈砍出的小徑上。 沒有人知道這裡是哪裡,也沒有人知道現在他們要往哪裡去。這條路起起伏伏的,往前蔓 延像是沒有盡頭,他們很快地失去了方向感,彷彿走在靜止的時間長河中。 可樂走在第一個,後面是莫奇、再來是情歌王子。琪芳走在最後,她垂著眼看著所有人的 步伐,情歌王子不明白她在想什麼,也不敢開口問。 四周的氣氛壓抑得令人難受。莫奇跟在可樂後方,手捏著槍,覺得那把槍沉重極了。他看 向可樂的背影,同時也想起了桃子,莫奇對可樂是有不滿的──桃子是人是鬼又如何,他 那時候怎麼能那樣說話?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,他怎麼可以背叛桃子? 可樂突然停下腳步,莫奇回過神,差點撞上去,在那瞬間也想起了可樂殺人的模樣。 莫奇立刻把滿肚子的牢騷都吞了回去。可樂回頭看向他們。 「前面有東西。」 可樂側過身,莫奇以為他們遇到鬼那些的東西,嚇得握住槍,但是腦海中完全沒有開槍的 想法。 後面,情歌王子也被莫奇的緊繃嚇了一跳,他往後退了幾步,又想起身後還有琪芳。他有 些惶恐地把琪芳擋住。 「過去看看吧。」 可樂說道,不太在意後方的慌亂,他回身朝前方走,穿過林間,眼前沒有人也沒有出現鬼 ,而是一片豁然開朗的平地。 他們來到了一個像是廣場的地方。地上鋪著青黑色的石板,視野忽然空曠起來,從這一頭 能夠直接望到另外一邊的盡頭。不過這個地方仍然被樹林圍繞著,就像是有人沿著廣場的 邊緣栽種了一大片樹林。 「這是幹什麼用的……」 莫奇喃喃著,跟在可樂身後,感覺他們離開了峭壁的範圍,眼前這個廣場是一個大圓形, 而地上深深淺淺的不知道寫著什麼文字。 走在那些石板路上,他們腳下踩著石板刻著凹凸的痕跡,那些刻痕像是有方向性一樣,帶 著他們往圓心走去。 琪芳待在最後,她垂著眼獨自走著,情歌王子很擔心她的狀況,但又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安 撫她。 於是情歌王子想了想,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,他和琪芳併肩而行,同時打量周遭,不知為 何想起了一隊不久前遇到的那個火光明亮的祭壇──這裡總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 「那時候,在壁畫那邊……」琪芳突然開了口,低聲道:「你還記得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嗎?哈娜是在哪裡和我們分開……之後呢?之後怎麼了?」 情歌王子道:「撲克和俗仔去附近看看,我們分成了兩邊。哈娜在更之前就先離開了,我 記得她往回頭路那邊走。」 「……噢。」琪芳喃喃道:「是這樣子啊……我得記下來……把這些事情記下來,待會… …」 情歌王子擔憂地皺著眉頭,他聽見琪芳繼續低聲說著話,內容都是他們不久之前的經歷。 情歌王子不知道琪芳為什麼要回憶這些痛苦的事,現在的他盡量不要去想到撲克,但是琪 芳似乎整個人沉浸在思緒裡了,樣子有些恍惚。 一行人逐漸往圓心靠近,在明亮到讓人寒冷的月光下,他們看見正中央擺著幾個長方形的 物品,像是長桌一般整齊地排列成兩排。 越往那邊靠近,那些長桌看得越清楚,情歌王子聽見莫奇脫口罵了一句話,停下腳步不想 再往那裡走了。 那是幾具棺材。 木質地,排列得很整齊,不過或許是因為天氣或是其他原因,棺材大多破碎了,尖銳的木 屑從邊角岔出來,上面長著白色的黴斑。 情歌王子煞白了臉,停下腳步,琪芳也跟著停了下來,只有可樂平靜地走近那些東西,彷 彿那些棺材對他來說並不代表什麼。 「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!」 莫奇又罵了幾句,撇過頭不想再看了,可樂則抬起頭,看見這幾具棺材的正上方就是月亮 ,棺材彷彿正吸收著月光。 回到地面,棺材的數量總共有十四具,一排七個、分成兩排,青石板上刻著的文字就是從 圓心向外擴散而成。 「喂……可樂,走了啦!」莫奇道:「你看那個幹嘛?走了啦!」 「等一下吧。」 「那有什麼好看的?」莫奇的聲音發著抖。「你真的……喂,可樂!」 可樂並不搭理莫奇,他繞著那十四具棺材走了一圈,看見大多數棺材都是打開的,裡面不 是蜘蛛網就是灰塵,或是一些物品包裹在布裡面。 除了那些破舊的木料之外,可樂緩慢地觀察,注意到其中一具棺材是密封起來的,而且材 質突兀地嶄新──他忽然明白了什麼,視線在那具棺材上停留了一小段時間。這件事其他 人並沒有發現。 情歌王子也不敢靠圓心太近。他聯想到那個祭壇,那時候他沒有看得很仔細,但是牆壁上 的確有一些繪畫。情歌王子約略記得那本繪本裡面的內容,一群人想盡各種辦法要獲得長 生不老,其中有一幅圖和壁畫上的圖案類似,而另外一幅圖就是那些人把別人的身體放在 夜晚的棺材裡,然後他們將自己的靈魂放進去,就會從棺材裡重生。 「……我累了。」 在看見那些東西之後,這個廣場再怎麼空曠,也沒有人想要在這裡久留。 然而當他們往另外一邊的樹林走的時候,琪芳低聲說了這麼一句,用的是不大不小的音量 ,所有人都清楚地聽見了。 「我累了,我走不動了。」琪芳道:「我想休息一下。我累了。」 「……現在?」莫奇往圓心看了一眼。「拜託,至少再走一段吧?」 琪芳搖了搖頭。莫奇面露不悅,情歌王子站在兩人中間,見到琪芳的臉色蒼白如紙,更前 面的可樂也停下腳步,回頭看了過來。 「那個,如果可以的話,能不能……稍微休息一下?」情歌王子道:「我們來到這裡之後 就沒有什麼機會休息,剛剛也走了很長一段……這裡很空,我想應該會比較安全。」 莫奇看著他們,表情逐漸猶豫起來,他轉向更前面的可樂,見到可樂將目光放在圓心的那 幾具棺材上,好像在想些什麼事。 「可樂,就休息一下沒關係吧?」莫奇道:「我們也走一段路了,反正也不知道前面有什 麼。」 「就這樣吧。」 可樂倒是沒有多做考慮,情歌王子鬆了一口氣,心中對二隊的人增加了不少好感。莫奇也 跟著放鬆了些,雖然他更想要趕快離開,但是情歌王子說的也沒錯,而且接下來也不知道 有沒有更適合休息的地點。 於是他們找了個地方靠著樹幹坐下,盡可能離圓心遠一些,就待在廣場的邊緣。月光明亮 ,琪芳靠在樹旁,拿出筆和筆記本開始書寫起來,情歌王子是第一次見到她寫筆記,從旁 邊的角度看見琪芳似乎不太能控制字跡,手在發抖,不過卻繼續努力勾畫著。 在撲克死後,琪芳似乎自己在打算著什麼。情歌王子看見她這副模樣,心中憂愁,又覺得 自己應該要好好振作才對。他這一路上都躲在後方,現在該輪到他主動為別人做些什麼了 。至少他得去確保這附近的安全。 「那個……我想去附近看看。」於是情歌王子只休息了片刻,起身道:「不會走太遠,就 在附近。很快就回來。」 他的話沒有得到任何回應。莫奇陷入半夢半醒,琪芳持續寫著,至於可樂坐在最遠處,從 這裡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 情歌王子也沒有多說,他心裡緊張,但還是扯了扯衣袖,獨自走進樹林。 月光被樹叢遮蔽了大部分,他的雙眼陷入半黑暗之中──然而他在緊繃之餘,也感覺到一 股麻痺般的刺激感。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期待。也說不定他能夠找到出口。 回到廣場,琪芳繼續書寫著,剛開始的字跡還算清楚,後來她越來越無法控制了,甚至連 自己都看不太懂到底在寫些什麼。 「不好意思……醒醒。可以麻煩你嗎?」 琪芳把莫奇叫起來,她已經寫完一隊的事情了,還剩下二隊。 「打擾了,但是我想要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。」琪芳道:「全部。你能告訴我嗎?」 「妳要幹嘛……」莫奇說道,原本還有些恍惚,卻忽然意會過來。「喂,拜託,妳不會到 現在還在懷疑我們是鬼吧?」 「我想做我能做的事。」琪芳道:「麻煩你了。」 莫奇有些不滿,他看向可樂,可樂似乎在休息,莫奇也不敢出聲打擾。至於眼前,琪芳手 拿著筆,靜靜地等待著,於是莫奇想了想,有些不情願地把二隊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,從 在山下看見美美的屍體開始,到黛拉被殺、睡神離隊,接著他們就遇到了一隊。 「這樣啊,你們見到了小惠。」琪芳道:「小惠她……她殺死了……噗哧!呵……」 莫奇瞪大了眼。 「不,對不起,我不是──呵,哈哈,抱歉,呵……」 琪芳掩著嘴,努力地把笑聲壓住,她抬手抹去眼淚,又忽然笑了起來。 莫奇看著她又哭又笑的,覺得說不出的詭異,而琪芳悲痛地想著小惠,覺得整個人都被撕 成了兩半。她笑出了聲。 「那麼更之前呢?」琪芳邊寫邊問著。「你們為什麼要參加聯誼……呵,你不是有女朋友 嗎,為什麼還要來?」 「……很多原因。」莫奇下意識往可樂看了一眼。「這就沒有關係了吧?」 「我只是──不,你說的對,呵……」 「妳……」莫奇道:「喂,妳還好吧?」 琪芳忍著笑意,搖了搖頭,靠著樹幹開始記錄起剛剛聽到的事。 可樂似乎被琪芳的笑聲吵醒,他往這邊看過來,在那瞬間莫奇忽然想起了他們之間的過往 ,也想起了桃子和美美。其他的部分他不敢再想下去。 「……等一下,我們不是還有一個人嗎?」換了個話題,莫奇說道:「那傢伙去哪了?」 「王子說他去附近看看。」琪芳回答。 莫奇忿道:「這不就是跟之前一樣?是你們說不要一個人行動什麼的,現在自己亂跑是會 比較安全?還是這種鬼地方!」 「我待會去找他吧。」琪芳道:「不用管我們也可以。」 莫奇不太高興,但又覺得這和他沒有關係,畢竟他和一隊的人不熟,也不打算為了他們冒 險。乾脆閉上眼,反正可樂也沒有表示意見,莫奇往後靠著樹幹,在斷斷續續的風聲中, 似乎聽見了樹林裡緩慢而遲疑的腳步聲。 情歌王子摸著樹幹往前走。他並沒有迷失方向,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再往前多深入一些 ,他可以做到比想像中的更好。 很快的,他在樹林之間發現了預期之外的、似乎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事物。 情歌王子仰起頭。 那是一扇巨大的門。 -------------------- 更多作品就在CxC: https://cxc.today/zh/store/inexplicable022652/work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gossiping.tw), 來自: 114.24.82.18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gossiping.tw/marvel/M.1701703062.A.801
IBERIC: 推 12/05 04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