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無法回頭的 時間是凌晨零點。 坐在沙發上,BB看著桌上的那張紙條,他剛才等著等著無聊,索性吃點東西、小睡一會兒 ,沒有想到都已經這個時間了,卻還是沒有見到任何人回來。 紙條上是撲克的字跡,不會錯的,如果發生了什麼事,撲克頭腦夠好,大不了睡神也在那 裡。目前BB唯一的猜想就是領隊因為某件事帶他們上山,結果碰到什麼意外,所以他們一 派兵荒馬亂地討論該怎麼處理,沒有通知他是因為訊號不好,以及深夜最好是集體行動。 但……真的太久了。 皺起眉頭,BB發現電話打不通,那麼與其特地下山去找人求救,不如他先自己去找人。雖 然夜深,但是他本來就有野外求生的經驗,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負責山裡的布置,領隊也不 會願意放他一個人行動。 到山頂不過是十五分鐘路程,BB不管怎麼想都想不透到底發生了什麼,又為什麼要把他單 獨拋在這裡。翻開桌上的紙箱,BB將繪本仔細地重新閱讀一遍,再拿起底下的子彈,這怎 麼看都太過真實了,彷彿哪裡真的藏著一把槍。 「撲克──睡神──」BB最後一次搜索兩邊的木屋。「王子──撲克──」 沒有人回應。 「我去山上找人了──」BB喊道:「我──真的要走了──」 BB聽見自己的聲音迴盪在山間,他回到一隊的木屋,開始收拾背包裡的物品。傷藥、小刀 、飲水、乾糧,最後BB的動作停頓了一下,決定將箱子裡的子彈也全部帶上,這個舉動完 全是出自於他的某種直覺。 門外的花園造景燈點亮著鵝黃的光芒,BB記起隔天午後會有人固定上山巡邏,便用那些燈 排出了求救訊號,到時候回來了再自己解開。 但如果他們沒有回來……直到隔天都沒有任何人回來的話── BB現在不打算考慮這個可能。 他往山上跑去。 撲克死了。 「為什麼……為什麼……」 琪芳跪坐在地上,感覺到撲克的血緩慢地染濕了她的衣襬。身邊,情歌王子滿臉眼淚,哭 到說不出話來,然而這次琪芳也沒有力氣安慰他。 撲克死了。 「……可樂,你殺人了。」另外一邊,莫奇從旁目睹了一切,大頭的後腦杓被槍開出了一 個洞,倒在他的眼前。「他不是鬼耶……你殺人了,你真的殺人了……」 「他瘋了。」 「可是──」 「這是最好的辦法吧。」可樂回答。「更何況,你也不知道他是人還是鬼,不是嗎?」 莫奇下意識往後了幾步,看見可樂垂下左手,用右手的繃帶把噴濺到臉上的血抹去。大頭 倒在旁邊,頭部迅速擴散出一漥血灘,可樂的布鞋鞋底也碰到了,連帶地上多了幾個濕潤 的腳印子。 琪芳和情歌王子的哭聲混在風裡,莫奇聽見了,覺得整個人都還有點恍惚。 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,真的太快了,從他們來到這鬼地方開始,有人被殺、鬼會變形、然 後他們被追殺、可樂殺人──對了,桃子也是鬼,她明明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,那怎麼可 能……桃子怎麼可能是鬼? 可樂忽然往這邊走來,莫奇嚇了一跳,僵在原地連逃跑都不敢。 抬起頭,可樂的神色平靜到幾乎異常,莫奇想起剛剛他毫不猶豫地殺了大頭,那麼現在輪 到自己了,可樂肯定也想要把他一槍斃了,畢竟以前……他以前── 「槍你拿吧。」 可樂停下腳步,將另外一把槍遞了過去。那是從大頭手中拿下來的,上頭的血漬用衣服簡 單地擦過,剛才也分了一些子彈。 莫奇有些發愣。他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,不敢碰也不敢伸手拿。 於是可樂蹲下身,順著地面一推,那把槍便這麼停在莫奇的腳前。莫奇瞪著那把槍,隔了 一小段時間後才終於意識到可樂沒有要殺自己。 他忽然整個人放鬆下來,看著那把槍卻覺得說不出的反胃。 一陣風呼嘯而過,帶來了濃烈的血腥味。琪芳和情歌王子待在撲克的屍體兩側,琪芳哭腫 了眼,用手掌擦去撲克臉上的血,然而他臉頰上的刺青怎麼樣都抹不掉,像是一種烙印。 「撲克……」 情歌王子聽著琪芳的哭聲,他跪坐著,任由眼鏡沾上眼淚,視線模糊,什麼都變得扭曲。 兩人哭著哭著,像是要把所有情緒都發洩出來,但是他們的身體很快地開始虛脫,彷彿連 靈魂都被抽乾似的,撲克的死就像是判了他們死刑,尤其情歌王子對接下來的事情完全沒 有想法。 「不行,要振作起來……要趕快……趕快振作起來……」 琪芳喃喃道,用袖子擦著淚,她壓抑著自己的聲音,不斷地提醒自己危機還沒有解除。 雖然沒有情歌王子那麼茫然,但琪芳一樣絕望,在她蒼白的臉上,紅腫的雙眼像一碰就會 滲出水來似的,只是她強迫自己不能再哭了。她必需──必需要趕快振作。 「只要相信鬼,再和他們握手就會變成鬼。這就是遊戲的規則。」琪芳低聲道:「還有天 亮……沒錯,天亮一定會發生什麼對我們有利的事。」 情歌王子抬起頭來。 「我們也得找到哈娜,還有BB──對,要把遊戲規則告訴BB,撲克很相信他。」琪芳道: 「我們所看到的一切,我們知道的所有規則,全部都要和他說。撲克這麼相信他,BB肯定 不會是鬼……他不會是鬼。不可能。絕對。」 「琪芳……」 情歌王子看著琪芳,滿臉愁容,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才好。BB目前仍下落不明,沒有 人知道他現在在哪裡,情歌王子也很清楚BB的能力,但是如果有什麼萬一,有什麼萬一的 話── 「你們要繼續待在這裡嗎?」 情歌王子一愣,抬起頭,發現說話的人是可樂,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這邊來的,像是在 檢視死狀那樣在俗仔身邊蹲下。 可樂的手上拿著槍,情歌王子立刻想起了他槍殺大頭的那一幕,那時可樂把手槍抵在大頭 的頭上,處決一般開槍,情歌王子沒有注意到可樂的表情,但是他看見大頭倒下來。 那時情歌王子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在另外一個世界裡,所有道德規範都被打破了。 人殺人。有人殺人了。 撲克也被殺死了。到底…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 「我不打算在這裡停太久。」沒有花太多時間,可樂重新站起身,道:「你們自己想接下 來要怎麼走吧。」 「……你想做什麼?」情歌王子聽到了自己的聲音。「我、我們……」 「我不會相信你。」琪芳道:「你是一個殺人犯。你這個殺人犯。」 可樂朝這裡看了過來,情歌王子低頭避開他的眼神,而琪芳背對著可樂,感覺到在濃烈的 悲傷之後,有一股無法壓抑的怒氣從胸口往上衝。 明明情緒對事情毫無幫助,但是琪芳不知為何沒有辦法抑制了,她感覺那股憤怒就像是打 開了一個開關,什麼該說、什麼不該說,全部都一股腦兒地吐了出來。 「你沒有資格殺他。」琪芳道:「大頭不是鬼吧,你憑什麼──你憑什麼殺了他?」 「他瘋了。」可樂回答。 「那你為什麼要殺他?」琪芳道:「有很多方法可以壓住他吧?那時候你在哪裡?又為什 麼要等到最後才開槍?那時候他已經沒有子彈了,他的子彈已經全部打完了。」 「他曾經對人開槍。」 「他只是想活下來而已。你看不出來嗎?」琪芳道:「那時候他已經沒有反擊能力了,而 你手上有槍,根本不需要用這種方式……他瘋了你就可以把他殺死?因為瘋了,你就可以 隨心所欲地殺人?他只是想活命而已──他也只是想活著而已。你是殺人犯。他只是想活 著而已,你……」 琪芳不停地重複著,聲音突然就哽咽了。她自己也聽見了,趕緊停口,摀住嘴,雙手卻不 停地顫抖著,止也止不住。 琪芳背對著可樂,看著前方撲克的身體,她不懂為什麼撲克要被殺,這麼好的人──撲克 不是自願成為鬼的,那時候他還非常清醒,那大頭又為什麼要殺了他?為什麼? 「真奢侈。」 說完那句話之後,可樂轉身就走了,而琪芳也沒有再說話,她明白可樂做的沒有錯,大頭 也沒有錯,只是撲克被殺死了,她沒辦法那麼快就接受。 情歌王子也是悲從中來,他張了張嘴,想要安慰琪芳,但是擔心自己又跟著落淚,只好伸 手輕輕地按著她的肩膀。 琪芳無法壓抑情緒,又哭了起來,情歌王子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無能為力。他望著可樂的 背影越來越小,也不知道要走去哪裡。 空氣中滿是血的味道。這一切一點都不真實。 就像是一場惡夢。 「喂,你們……」看見可樂越走越遠,莫奇從地上起身,道:「你們要自己待在這裡?可 樂也算是救了我們吧,雖然……但是你們沒想過嗎?也說不定大頭是鬼,你們也沒有辦法 保證他是人不是嗎?」 琪芳用力閉了閉雙眼。「你不跟他去?」 「我……」莫奇道:「喂──可樂!你等一下,可樂!」 「你只是因為怕他,所以才要我們跟著吧?」琪芳道:「但如果你們走了,下次見面的時 候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鬼?我們分開了之後,我又怎麼知道你們會不會又把我們當成鬼 ?」 那邊的可樂停下了腳步。 「我們還得找到哈娜和BB。」琪芳道:「但是在這之前,我也要先找個地方把他們埋起來 ,他們──」 一聲驚呼打斷了琪芳的話,她看過去,情歌王子突然從地上跳起來,同時間琪芳聽到一些 細碎的聲音,才剛回過頭,便眼睜睜地看見撲克的身體突然往下一沉,就這麼化作了一灘 泥水。 「撲克!」 琪芳也驚喊一聲,伸手去摸,不過已經摸不到了,那灘泥水很快地被地面吸收進去,什麼 都沒有留下。 旁邊,情歌王子愣愣地看著這些事發生,他仍然覺得自己處在震盪後的茫然裡,這一切都 像是一場夢──無法清醒的惡夢。 「這是……這是什麼……」 莫奇說道,看見大頭和俗仔的身體也溶進地裡,俗仔不只身體,連血都消失了,大頭那邊 則留著一灘血泊,還有幾個鞋印。 這個地方再度沉默了下來。 「遊戲規則吧。」 那邊的可樂這麼說。 ------------------- 更多作品就在CxC: https://cxc.today/zh/store/inexplicable022652/work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gossiping.tw), 來自: 114.24.96.132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gossiping.tw/marvel/M.1701443284.A.6F9
IBERIC: 推 12/02 01: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