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未滿250字之創作屬(極)短篇,每人每週限兩篇 ※有爭議之創作,板主群有權在討論後刪除 ※若有兒少不宜內容需在文章開頭註明且做防雷頁 未經授權者,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走出那個充滿煙霧、嘈雜的夜總會後,我感覺整個人輕松了一些。然而,每當我深吸一口氣時,心臟卻像那夜總會裡鼓手敲擊鼓一般,劇烈地跳動著,不僅顫抖著,還能聽到砰砰的聲響。儘管我告訴自己已經習慣了,可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樣。那家夜總會很普通,酒很平庸,我,也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。 我感到極度憤怒,為什麼每次幾個人在一起,就選中我出手呢?這已經是第四次或第五次了,機不可失,順手牽羊可不總是那麼容易的!當我想到這點時,儘管天氣炎熱,我全身汗流浹背,卻不禁感到一絲涼意。我急忙挺直身子,匆忙走去,同時用力按住褲管的右側口袋。那裡有一個小小的袋子,裡面裝著一把非常鋒利的三角銼。 我的本名並不是三角,只是我的外號。這個外號有兩個來源:一方面是因為我的臉型非常三角,另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從幾年前開始,一直使用的工具就是一把鋒利的三角銼。這把銼一直和我同在,從未掉過手。我的夥伴們都知道,我極為重視這把三角銼,甚至不允許任何人觸碰,以防幸運流失。 在夜總會裡,我和三個夥伴一起。房間裡擠滿了五彩斑斕的女人和一群男男女女,坐在一個半拱形、殘舊的沙發上,盡管煙酒和廉價香水氣味四溢,仍然散發著一股霉味。我的雙手在柔軟的女性身體上遊移,一邊大口喝酒。有個女人在我身邊,竟然碰到了我褲管上的三角銼。 我急忙站起來,其他人沒有察覺到發生了什麼,但我的夥伴們知道。他們都開始嘲笑著那個女人:"碰到他重要的地方了嗎?" 那個女人顯得疑惑不解,凝視著我的大腿,眼睛遊移著,然後她張開口,嘴唇發出兩個字:"好硬!" 嘲笑聲淹沒了我憤怒的呵斥聲。這些女人若不在適當的時機說些能逗樂男人的話,是待不長的。 我的一個夥伴立刻拉著那個女人的手:"來!試試我的!" 那女人搖了搖頭,轉身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中。我沒有再坐下,仍然站著,一口氣喝完了杯中的酒,一個女人又替我斟滿。我按住她的手:"我去打個電話,馬上回來!" 我的三個夥伴聽到我這麼說後,暫時停止了行動,向我打了個手勢。那手勢是我們之間的暗號,意味著:一切順利!我也回了一個手勢,轉身走出去。 我們已經商量好了,在一條陰暗的巷子裡,各自揀了個角落。四個人都叼著煙,心情緊張,煙頭閃爍著紅光,代表著我們都在使勁吸煙。我的手中,握著四根牙籤,其中三長一短。我們需要金錢來享受夜生活和女人,靠我們辛苦工作一個月賺的錢,還不足夠支付一晚上的花費。所以我們另辟蹊徑:搶劫。由抽到短牙籤的人開始,我藏好了下半截的牙籤,然後伸出手去。 我一支一支地拔起了牙籤,大多數都很長,有些是三角形的,但留在我手掌心裡的是一支短的。我吐了口口水,一言不發,先去享樂了一陣子再說。歡樂了一個小時,時間已經快要到午夜,儘管我已經喝了不少酒,但我沒有忘記我的目標。今晚,我必須成功,而且要有不少收穫。剛剛坐在我左邊的那位女孩,看起來那麼年輕,那麼嬌嫩,這種女孩最讓我心動。當我用力在她的胸部揉捏時,我感到一股莫名的興奮。那女孩在我身旁,低聲對我說:“帶我出去散步。”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。 於是我沿著街道走著,經過一排熟食攤位,來到了轉角處,那裡有一個救火龍頭。我抬起腳,踩在那水龍頭上,吞了一口水,幻想自己是英雄,想像著那年輕女孩會在我的英勇之下苦苦哀求!接著我再吐了一口水在地上,“去打個電話”,不能待的太久,我必須趕快找到目標。手掌已經出汗了,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緊張,其實這件事十分簡單,又不是第一次了!我又點燃了一支煙,繼續向前走去。 這條街不長,兩旁的店鋪都已打烊,街燈昏暗,沒有行人。我進入這條街,找了一個陰暗的樓梯口,把自己埋進了陰暗中等待。已經等了差不多十分鐘,街上依然冷清。我感到有些焦躁,手心的汗越來越多。正在我考慮是否換個地方時,突然聽到了腳步聲。我對夜行者的腳步聲相當熟悉,一聽就知道是高跟鞋的聲音,讓我感到非常高興,馬上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,看到一個女人,急匆匆地從街口走來。 一眼就能看出那女人是個夜貓子,因為夜已深,她臉上的化妝有些褪色,她不僅走得很快,還緊抓著手袋放在胸前,看來她也意識到這裡不是很安全。我在心裡冷笑:這樣的女人,是最好搶劫的對象。根據我的經驗,通常等到我成功之後,這樣的女人才會開始尖叫!現在,我只希望那女人的手袋裡裝著大把現金。 那女人越來越接近我,我計算著在合適的時機出擊。我已經拿出了褲管裡鋒利的小刀,準備開始行動,但就在此時,我呆住了。我還沒有從陰暗的樓梯口出來,卻看到對面馬路的樓梯口有個人,已經先我一步衝出來了。那人手裡拿著一把尖銳的西瓜刀。他的動作非常熟練,看來也是老手,衝出來時,那女人還來不及反應,就被他左臂箍住脖子,西瓜刀架在她臉上,然後拉著她進了另一個陰暗的樓梯口。 街兩旁的陰暗樓梯口看起來像是一個個大張開的毒蛇的嘴,在黑暗中,幾乎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!那人的動作幹凈利落,我目瞪口呆,但我迅速地盤算著,幾乎忍不住要放聲大笑。這情況有點荒謬,對吧?我本來在等著搶劫,卻被另一個搶劫的人搶先了!那麼,我該怎麼辦?等下一個目標嗎?我才不會那麼蠢! 我大步走向那陰暗的樓梯口,雖然裡頭的情況我看不見,但也無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。我高聲喊道:"別動!警察!"這一喊叫讓我自己都感到一股強勁的自信,果然,在我呼喊後,一個人從樓梯口衝了出來,幾乎撞到了我,我伸手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,他手中已經沒有拿著刀了。這更激勵了我的士氣,我一手抓住了他,然後挥手就是一個耳光! 那人一副驚恐的表情,雙眼瞪得老大,推開了我後,似乎不知道還能怎麼反擊,只是呆呆地望著我。我隨即再次用膝蓋重重撞向他的小腹,他痛得彎下了腰,接著我用手肘撞向他後腦,他倒在地上後就一動也不動了。我知道他短時間內是不會醒來的,於是再給他一腳,然後轉向樓梯口。 我聽到那女人在地上發出呻吟聲,我走向她,看到她半躺在地上,上半身的衣服都被扯破了,雖然黑暗中,她雪白的皮膚依然閃爍著誘人的光芒。我在心裡咒罵了一聲,真是個色狼,不是抢钱而是抢色,而那只手袋就在女人身旁。我没有半秒的猶豫,抓起了手袋,立即往外跑。我打開手袋,看到滿滿的現金,我興奮得渾身發抖,我抓起鈔票亂塞進褲袋,然後把手袋扔在被我打倒的人旁邊。 一切順利了,我又回到了那家夜店,我的同伴等得有點急了,我一進去就拉起了那年輕女孩,摟住她的腰,神氣地喊道:"來結賬吧!"那女孩端來一杯酒放到我嘴邊,我一口喝光,伸手進褲袋,滿滿的都是鈔票,真是讓我氣派非凡。夜店裡雖然昏暗,但所有人,包括拿著賬單的侍者,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我。他們看到我從褲袋中伸出手來,手上滿是紙灰,紙灰在顫抖飄散。直到被送進監獄,我還在不停地說:"好白……那……女的……皮膚好白……"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gossiping.tw), 來自: 114.32.250.33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gossiping.tw/marvel/M.1701427856.A.AC1
aldam: 這故事以前在某本靈異還是恐怖小說看過,能再回味一次真的 12/02 08:21
aldam: 是太棒了。 12/02 08:21
everyheart25: 意思是搶到鬼嗎 12/02 14:08
IBERIC: 推 12/02 17: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