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imgur.com/IW2GFq3   至此,天空雖然仍是透藍一片,但當車向右轉,進到朱尼的主街時,怪事卻突然發生!   車身四周突然籠罩起黃土色一片,整座小鎮一眼望去,幾乎看不見一棟樓,一間房,且不論是路邊的野花野草,路樹路標,甚至天空,都被覆上一層相當厚重的-沙暴!   史蒂芬將車小心滑向路邊,整座小鎮在漸趨猛烈的撼拂中搖搖晃晃。   車也搖搖晃晃,搖晃程度是幾乎要被連根拔起的,能見度此時也僅剩黏在車窗上的一隻死蒼蠅。   這可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見識到如此詭異的情景,史蒂芬相當緊張。但緊張只一陣,不到十分鐘,沙暴旋即消逝無蹤,天際復歸清亮,彷彿剛剛所經歷的只是場夢。   小鎮活下來了,雖然它渾身風沙,狼狽至極,但它還是撐過了。   車重新上路,主街末端立了座小鐘塔,史蒂芬輕踩油門朝鐘塔開去,鐘面指向下午一點三十分。   算一算至此已經開超過26個小時車。   縱然這算不上什麼了不得的大事,但就如同早先那群散步的牛和剛剛那場沙暴,若不是真的經歷,大概也難以相信這些事是真的曾在自己眼前發生過。   在鐘塔旁的加油站稍事休息後,史蒂芬翻開侷促的錢包又向米蘭借了一百元油錢。   梅姬過後捎來一通電話,要兩人繼續往工廠方向走。   駛出加油站迴轉,越過一座平交道,便是小鎮的心臟地帶。   這裡有圖書館,酒吧,牛排館,也有運動場,雖然這些機構跟大城市的比起來都小了好幾號,也完全看不到有任何能被稱作人的生物在這些機構附近出入,但至少還稱得上是五臟俱全。   向右轉,離開心臟地帶,四周又一次被原野包圍,前方的路再沒任何阻擋,史蒂芬踩足油門朝路的最遠處駛去,直到左手邊一方佔地廣闊的工廠映入眼簾。   朱尼羊肉廠(Junee lamb)-它是整個朱尼最大,也是唯一一間羊肉工廠。   據梅姬先前的介紹,這間工廠被分為包裝和屠宰兩個部門,每天要宰殺近三千隻羊。   一天要殺三千隻羊聽起來雖然怪可怕的,然它卻也是支撐整個朱尼運作的重心。這重心小至鎮上青少年第一次打工存錢的地方,大到整座城鎮主要的稅收來源,甚至鎮上監獄的受刑人也是在這裡進行勞務活動。   盤根錯節之深好比蘋果電腦之於美國經濟。   史蒂芬將車停在工廠門口。等了一會,梅姬又傳來訊息,要兩人改往指定地址的45號門牌前去。史蒂芬搖搖頭,不禁納悶起這樣東奔西跑的用意究竟何在。   可嘴上是如此抱怨,抱怨完仍是乖乖踩下油門。   車開到45號。他在門口隨意找了個空位暫停,門牌後佇了棟雙層建物,那雙層建物看起來像塊被巨大化到失控的笨重磚頭,方方正正;綠色尖頂與大紅外牆則如某種既古老又神秘的澳洲美學,費解。   且在甫受沙暴侵襲的小鎮作為背景襯托下,這雙層建物簡直就是西洋恐怖片裡的鬼屋。   本以為這是兩人的落腳處,史蒂芬一下車便急著要將米蘭的行李一同卸下,不過她及時伸手阻止,認真表明自己之後要住在唐家,現在只是在幫史蒂芬找宿舍住而已,說完便自顧自走進那鬼屋裡。   史蒂芬汗顏地將行李放回原位,跟著尾隨她往鬼屋門口走去。   從門口仰頭看,二樓是層外推陽台,陽台欄杆漆成一串白,依然是令人費解的澳洲美學。   推開酒紅色木門走進鬼屋,空蕩大廳與一陣強烈霉味當即撲面而來!   腳下鋪了層地毯,毯上滴滿各種大小不一的圓形污漬,像草間彌生的前衛藝術。   https://imgur.com/ddRs4ps   大廳前方一座Y字樓梯分別通往二樓左右,四面牆壁乃至天花板都被清一色的鮮綠包圍,天花板中間則垂著一組突兀吊燈,雖然華麗,卻不只沒讓室內變得明亮,還多添了幾分詭異。   史蒂芬伸手朝門口四周摸索吊燈開關,小心的,深怕一個粗魯便會將暗藏在牆壁縫隙裡的鬼怪給驚醒。   然他遍尋不著開關,鬼怪於是繼續安穩睡著,整個空間只有從窗外透進的光線,在地毯上曬出幾個方型。   https://imgur.com/TA7K1Ey   耳聽米蘭在二樓窸窸窣窣不知忙些什麼,史蒂芬走上樓便往她發出聲響的方向轉去,走到樓梯末端隨即見她趕緊從裡頭房間走出,問了發生什麼事,她支吾其詞。   從她身後微敞的房門往內看,那房裡堆滿行李,大概是起先和她湊成情侶那兩男一女的。看來他們是早兩人一晚抵達,東西丟下便匆匆忙忙上工去了。   而後待他們再離開鬼屋,梅姬已站在門口迎接,聽了幾天她的聲音,這時總算見到真面目。   梅姬有著淡棕色皮膚和黑亮長髮,標準的亞洲人外貌,而微寬眼距和略長的臉則直覺讓人認定她是個道地香港人。   互相寒暄後,梅姬便開著車領兩人到另間宿舍-22號。   22號的外型有些破敗。大門打開面向室內長廊,一眼就能望見通往後院的後門。   長廊左右各立了三道入口,左邊中間那道通往廚房,右邊最接近自己這道則是浴室。其餘都是出租用的房間。整間屋子的動線十分單純。   不過在裝潢上,裡頭並未同傳統澳洲住家在地板多鋪一層地毯,只是單純的木製走道,有多處已經腐爛,踩上去還會咿呀作響,再再警告著來客踏錯一步便會重重陷落。   據梅姬表示,朱尼這座小鎮被命名於1845年,至今已經超過170年。   至於這間22號則是19世紀末約1899年左右蓋的,到今天為止也一百二十年了,是整個鎮上數一數二的老屋。     要知道,1899年可是連第一次世界大戰都還沒開打,八國聯軍還要明年才會攻入大清,可想見這間屋子的殘破程度。   梅姬領兩人走進將出租的空房。空房裡鋪了地毯,不過什麼設備都沒有,僅有兩張孤零零的床墊。它們躺在地上,像死了一樣。   史蒂芬小心地吸了口氣,裡頭氣味不算太好聞,但至少比45號要正常一些,有的只是木頭腐舊的氣息而已,霉味並不重。   梅姬給出選擇,要住在22號或45號。   史蒂芬苦思一會,這好比綜藝節目才會出現的老套遊戲橋段,兩個號碼背後都是爛到不行的獎品,卻得在這當下做出決斷,並裝出相當掙扎的模樣,好像這號碼背後可能藏著百萬房車或高額現金之類的。   「還是這裡吧。」史蒂芬說,跟著問:「那這裡房租多少錢?」   「我們員工宿舍一般都是固定一週收120啦,不過這間屋子的狀況其實不是很好,一週跟你收個100塊就好。」   只要100塊,還真是謝天謝地,「那我可以等到第一次領薪水時再繳嗎?」史蒂芬問。     「當然可以!那這裡你就暫時住到下禮拜有其它房間空出來吧,我到時會再通知你的。」   說完便趕緊離開,連一秒都不願再繼續待在這間破屋裡。米蘭當然也逃走了,她逃得比梅姬還早。   回到車內,史蒂芬將後座被曼曼散落一地的雜物收拾進行李箱,拖進屋內後,又做起車伕工作風塵僕僕載著米蘭往唐家去。   下午三點半。這時間似乎正逢工廠下班,鎮上原先空無一人的心臟地帶突然開始有了人車流動,有種生命終於被賦予心跳,躍動的感覺。   搖下車窗,幾張亞洲臉孔冷不防地盯著兩人瞧,好奇模樣彷彿他們是一隻鶴,一頭鹿或某種將瀕臨絕種的保育類。   跟著導航開到唐家的16號,史蒂芬替米蘭將後車廂那堆橫越1200公里遠的日用品們移下,提著穿越車庫通道走到後門。   敲敲門,唐不在家,是另個女人出來接應。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gossiping.tw), 來自: 61.64.209.193 (臺灣)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pttgossiping.tw/marvel/M.1701401392.A.FB2
alliana: 推 12/01 12:42
dolphin15: 推 12/01 16:05
IBERIC: 推 12/01 18:20
yjeu: 推推 12/01 20:34
running1: 推 12/04 12:03
lezabo: 看到這些愛炫耀的男蟲,真的很煩 12/04 12:03